本報記者周喜豐北京報道
  廣東健力寶集團原董事長張海違法減刑系列案近日浮出水面,截至2014年1月,該系列案共立案24人。此案曝光引起廣泛關註,減刑、假釋也被質疑成為有罪貪官、富商的“特權通道”。
  正在參加全國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省高院院長張立勇建議,制定《減刑、假釋法》,將減刑假釋方面的規定系統化,上升為法律,從而從根本上解決減刑、假釋制度存在的缺陷。
  “堵漏”正在進行。司法部7日發佈消息,將對近3年監獄辦理的金融犯罪、職務犯罪、涉黑犯罪的罪犯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案件,逐案覆核。同時協調推進監獄、法院、檢察機關減刑假釋實行網上辦理,全程留痕,同步監督。
  問題:減刑、假釋成“撈人”潛規則
  “合議庭用了很多時間來研究一個案件的被告人判多久,比如判五年六年,但關兩年三年就出來了”,張立勇說,減刑、假釋是中國特色刑罰執行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,也是“寬嚴相濟”刑事政策的具體體現,然而,司法實踐中,減刑、假釋工作“很不嚴肅”,“一百多個人的減刑、假釋材料,合成一張表,在上面打個鉤、蓋個章就通過了,這是把審判權當作了兒戲”。
  更為嚴重的是,減刑、假釋已成“撈人”潛規則,進而成為腐敗產生的載體。張海案的曝光,使得減刑、假釋的運作方式一一呈現,觸目驚心。
  張立勇認為,在司法實踐中,職務犯罪、黑惡勢力犯罪及金融犯罪已成通過減刑、假釋“撈人”的重災區,進而演化成“同判不同執”,加之少數司法人員參與制造假立功、假表揚,社會反映強烈。
  實踐表明,在押罪犯經這樣的方式減刑釋放後,難有悔改,重新犯罪率較高,而且往往手段更加殘忍、後果更加嚴重、情節更加惡劣,達不到改造效果。
  實踐:強化以審判為中心
  基於現實中存在種種問題,張立勇分析,究其原因,主要是立法不完備,制度不完善,導致實踐中無法可依,執法混亂。
  張立勇介紹,他早在陝西咸陽當常務副市長時,因分管公檢法工作,就聽到相關反映,也曾向全國人大提出規範減刑、假釋工作的建議。到河南當高院院長後也在進行調研,並於2012年10月,在河南高院成立全國法院第一個獨立建制的減刑假釋審判庭。
  張立勇認為,減刑、假釋工作屬於審判權的範疇之內,但現實操作中審判權讓渡給了行政權,因此必須予以糾偏,強化以審判為中心的減刑、假釋工作模式,以杜絕實踐中存在的“執行機關報批、人民法院蓋章”現象。
  今年3月4日,河南高院下發《通知》,再次規範減刑假釋工作,今後減刑假釋不再“唯分數論”,改變“以分折刑”的局面,要求對職務犯罪、金融犯罪、組織領導黑社會組織犯罪三類案件的減刑假釋比例進行控制。
  “現在有人開始找法院來說情了,說明我們的工作發揮作用了,有關方面把關更嚴了。”張立勇說。
  建議:立法將減刑假釋規定系統化
  事實上,這一問題早在張海案曝光前已引起中央高層關註。在十八屆三中全會《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“推進法治中國建設”的章節中,明確提到“嚴格規範減刑、假釋、保外就醫程序,強化監督制度”。
  今年1月21日,中央政法委下發《關於嚴格規範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切實防止司法腐敗的意見》,《意見》明確規定,擬提請減刑、假釋、暫予監外執行的,一律提前予以公示;減刑、假釋裁定書及暫予監外執行決定書,一律上網公開。
  此次兩會,張立勇提交建議,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將《減刑、假釋法》列入立法規劃,制定減刑、假釋的具體標準,設立與減去刑罰相當的考驗期,如果罪犯在考驗期內又有不悔改表現,可撤銷其原減刑裁定,打消罪犯通過偽裝手段騙取減刑的企圖。
  張立勇認為,減刑、假釋工作上升到法律層面會更好,“我覺得立法的條件已經具備,只差排進立法計劃。”
  背景
  決定明確,改革司法管理體制,推動省以下地方法院、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。最高法司法改革領導小組撰文解釋或如何實施:各省法院人員、編製將由省提名、管理,法官仍按法定程序任免;法院經費將由中央和省級財政統籌保障。
  避免冤假錯案的一套機制正在建立健全中。7日,司法部發佈消息稱部署權責一致的執法辦案責任制,執法人員要在職責範圍內對執法辦案的質量終身負責,實現誰承辦、誰主管、誰簽字,誰負責。
  對話
  “作為高院院長,我也可以審案子”
  “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出台後,可以說司法改革的春天來了。”全國人大代表、河南省高院院長張立勇稱,他已向兩會提出建議,希望確定河南作為省以下法院人財物統一管理體制改革試點。
  談及審委會改革,張立勇表態說,審委會成員也應當審案,以擺脫“判而不審”的弊病,他作為高院院長,也可以審案子。
  省以下法院人財物統管河南可試點
  瀟湘晨報:省以下法院人財物統一管理,是司法改革提出的一大亮點,你建議在河南試點,優勢在哪裡?
  張立勇:河南是中部大省,既有三級法院建制,又有兩級法院建制,非常適合做試點。我們正在成立省高院第一直屬中院和第二直屬中院,把10個省直管縣分到兩個中院來管,這也符合決定提出來的,要探索與行政區域適當分離的司法管轄體制。
  瀟湘晨報:對省以下法院人財物統管,有何設想?
  張立勇:首先必須在憲法的框架下進行改革,法院仍在人大監督下開展工作。比如說法官的任命,原來的提名權是在當地,上級人民法院是協管,現在這個提名權應該是在省里。當然,仍要征求當地意見。這樣,法院仍然向當地人大做報告,就不違反憲法和法院組織法。統管後,市法院也不再直管縣法院了。
  瀟湘晨報:也有一種擔憂,認為省以下法院統管後,基層法院受當地干擾會少,但受省里的影響會更大?
  張立勇:中央已經講透了,審判權和檢察權應該是中央統管,它是中央事權,現代發達國家都是這樣。只不過我們分兩步走,第一步是實現省以下法院統管,第二步實現中央統管。
  審委會成員意見也應一定程度公開
  瀟湘晨報:法院審委會改革也備受關註,這方面如何落實?
  張立勇:審委會目前還是帶有“一鍋煮”的特征。以前上審判委員會的案件比較多,這裡面很多原因,包括都不願承擔責任,只要一上審委會,大家就都解脫了。第一步必須規範不能什麼案子都上,必須是有重大影響、疑難複雜的案件才能上;第二步考慮由審判委員會委員直接組成合議庭來審理重大疑難案件。
  瀟湘晨報:對於審判委員會,最大的質疑是“判而不審”,你怎麼看?張立勇:審委會是我國帶有一定特色的方式,起到了集體智慧把關、定向的作用。實際上,有的合議庭一個人說了算,如果沒有審判委員會把關,可能出現冤假錯案的概率會更高。因此不是取消的問題,而是要去完善它。
  瀟湘晨報:現在強調司法公開,雖然裁判文書上網了,但公眾仍不知道這個案件是法官判的,還是審委會決定的。
  張立勇:原來確實稀里糊塗的。審判委員會推翻合議庭出的意見後,合議庭要重新去寫意見。現在是錯案終身負責制,誰什麼意見都會記錄在案。
  瀟湘晨報:是不是可以公開呢?
  張立勇:關鍵問題就是不公佈,下一步要解決這個問題。不過,你要將所有審判委員會成員的意見都公開,那有的就不敢發言了。我在想,是否可以某種程度上的公開,記錄雖然要很詳細,但公開要在一定限度內。記者周喜豐
  (原標題:司法部將倒查近3年減刑假釋案)
創作者介紹

蘇打綠

kz39kzan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